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娱乐中心         

蒂博戴熟悉郎朗李云迪 称亚洲有古典音乐的未来

中国网-资讯中心 china.com.cn/info  时间: 2012-05-31  责任编辑: 史诗

6月12日,法国钢琴家让-伊夫·蒂博戴将在东方艺术中心为纪念德彪西诞辰150周年演奏这位作曲大师的全套曲目,次日还将与“上海四重奏”合作举行室内乐音乐会。在来沪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这位以优雅著称的钢琴家谈到亚洲和中国的古典音乐发展时,表示他认为这里有古典音乐的未来。

蒂博戴

看重中国古典乐市场

记者:不少中国乐迷认为你是最适合演绎德彪西的当代音乐家之一,你最早接触这位作曲家的作品是什么时候?

蒂博戴:我学的第一首德彪西作品是《雨中花园》,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时候我应该是六七岁左右,正在里昂音乐学院学习——这次的音乐会上我也会弹这一首。德彪西是位伟大的作曲家,不仅是从音色上、技巧上、结构上、风格体裁上都对古典乐、对钢琴音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的作品和亚洲也很有很深的渊源——他去亚洲第一次听到了加美兰音乐,被东方的传统文化艺术以及东方音乐独特的音质深深吸引,对他后来的创作产生了颠覆性的影响,比如这次会弹的《版画集》,我们能很明显地听到东方传统音乐的影子。从这点上来说,我相信中国的观众在欣赏德彪西时会有独特的感受。

记者:你现在主要定居在美国,但人们还是认为你是法国钢琴学派的正统传人,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蒂博戴:我的演奏生涯从法国开始,尽管后来我主要在美国获得成功,而且有一段时间法国成了邀请我演出最少的国家,评论界也非常不客气。这很奇怪,但就如法谚所云:“生活就是这样”。法国很久以后才重新接纳我。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尽管非我所愿,我开始更多地在美国演出并且最终在那边定居下来;到90年代,我在欧洲的发展也同样越来越顺利,我的演出根据不同的演出季分布在欧美两地,可在美国我总是觉得更自在亲切一些。除此之外,我常常对自己也对我的经纪人说,我的行程必须留出至少十分之一放在亚洲——我的演奏生涯中不能少了亚洲,尤其是中国。这里有着与日俱增的古典乐市场。我亲眼目睹中国的人们对音乐有着怎样的饥渴,尤其是对古典音乐。我记得2004年来北京参加中央音乐学院国际音乐大师班授课,学生们的专业素养让我很震惊,我带了四个学生,每个都很有天赋,而且准备很充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以说在这里有古典音乐的未来!

熟悉李云迪和郎朗

记者:近些年中国出现了不少青年钢琴家,你对他们有所了解么?有人说他们大多偏重古典或浪漫的作品,对印象派则少有涉猎。你怎么看?

蒂博戴:当然,我很早就认识郎朗了,他大约是16岁在美国时和他的父亲一起来听过好几次我的音乐会,他的天赋我只能说是非同凡响的卓越;李云迪我也很熟悉,前几年我还邀请他在意大利的音乐节上一同演奏。如您所说,我相信还会有越来越多有才华的人脱颖而出。对于中国的青年钢琴家,我得承认我对更具体的情况了解不多,所以不愿意做过多的评判,而且就我接触下来的感觉似乎情况并非如此。在一流演奏家的音乐生涯中,最重要的是要弹奏触动你心灵的作品,通过它你才能带给听者某种与众不同的讯息。当你为观众弹奏一部作品的时候,你应该是由衷地喜爱和仰慕这个作品,其中有对你个人特殊的意义,最起码要在热忱上胜过你的观众,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做出选择不仅不值得批评,恰恰是非常有必要的。

记者:其实古典音乐在中国和在世界各地一样,也遇到了观众群萎缩的问题。

蒂博戴:是的,但我觉得今天在中国这件事情很值得一做,也是可以做到的——我常常和演出商提议,为室内乐争取一席之地。因为室内乐无论对于获得音乐知识,还是理解音乐的本质,都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只要想一想这一音乐类型下有多么丰富的曲目宝库。现在普通人也许还意识不到这一点,但对年轻艺术家尤其是钢琴家来说,尽早开始尝试室内乐非常关键。我是11岁开始接触这门艺术的,还很快举行了室内乐音乐会。关键在于,一个钢琴家往往是孤身一人,而室内乐是倾听其它乐手的声音,和他们沟通甚至争吵,最终完成音乐交流。当你和交响乐团合作的时候,也是类似的情况,你是和100多人的乐队在交流,如果做不到交流,有人就会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觉得要推广室内乐,不仅需要在音乐学院教授相关的课程,更重要的就是要有规律地组织室内乐演出,不仅是器乐,还有与声乐结合的作品,让更多的观众们来听。(天天新报)

分享 |
  文章来源: 搜狐娱乐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昵 称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