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登《COSMO》双刊封面 低头撩裙媚态似梦露

编辑: 江思源

“不管是在十四岁,第一次去考舞蹈专业,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北京;在跳了6年舞之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改行……”“又或者,刚毕业,就毅然决然地把自己嫁了;又或者,在此之后,毅然决然地就离婚了。很多人说,天秤座的人优柔寡断,但我觉得,天秤座的优柔寡断,是体现在选择过程中,一旦选定了这个事情,别说八匹马,就连十匹马都拉不回来。”

她抬起头来,依然是那张明朗的脸。她的线条非常分明,五官生得大气,若不是眸子里不时露出孩子般的神气来,这本是一张天生的“女王”脸。她经常用来自嘲的那张“大嘴”,其实是富于特殊魅力的——在西方人眼里,这是“世界性的美”:微微张开的时候,她冷艳而性感;再张大一些,绽成一个大笑,便是温暖人心了——就像第一缕阳光,最终撕破了黎明的天际线。

人们通常不会如此认真地去打量她的脸,尽管在微博上,她拥有排名第一的“围观”量。粉丝们喜欢的,是那些可亲的文字和可掬的笑容——这笑容有奇异的魔力,观看者会随着她,从心里也笑开来。在她成为“微博女王”之前,人们在郭芙蓉、翠平的脸上见过这个笑容,并就此喜欢了她。粉丝们说,“这笑容里充满了正能量。”

但在此时,她低头停顿的那一瞬,脸上浮现的表情,是更令人难忘的。这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神情,在许多人的人生中——或许就是你、我、她——都曾在某个时刻浮现过这种表情:在他们爱过、痛过、笑过、哭过、惧怕过、努力过、经历过……最终释然,放下,再与人谈论过往时,会露出这样的神情。这表情里有千言万语,那种动人,胜过此前的一切言语、一切笑泪。

此刻,她不是郭芙蓉、翠平、陈若兮、“微博女王”、联合国难民大使,或别的什么角色,她只是自己。

在过去的采访中,她曾如是说:“我这一生,可能唯一要演的一个角色,就是姚晨。”

COSMO:《搜索》要上映了,你怎么看自己在这部片里的表现?如何形容自己在表演路上的跋涉,觉得自己现在在什么阶段?越来越有感觉了吗?

姚晨:这部电影还是以“人”为主的。凯歌导演最擅长讲人的电影,他常说,电影不讲人讲什么呢。陈若兮是个有新闻理想的人,但和所有人一样,她有自己的优点,也有缺点。她也有急功近利的时候,但始终是个有原则的人。现在的我在一个正常生长的阶段。我所有的角色都是跟着年龄走的,比如说年纪小的时候演小郭。年纪大一点儿演翠平,现在又大了一点儿,可以演一个更成熟的社会人。

COSMO:你特别期待发掘什么样的自己?

姚晨:其实人都有很多面。只呈现外边一面,是不可能的,他一定是有关起来的一面。而且关闭的不只一面,是有很多面。我们每个人只能选择一个面去面对这个世界。比如说,我以前想演李清照,就是我觉得自己身上有那么一面,但别人可能觉得很难接受。但其实谁也没见过李清照是什么样儿啊,只有画出来的样儿,谁说她一定就是小嘴儿啦(笑)。表演这个东西,造型是一部分,更需要好演员去塑造这个人的气质。

COSMO:在你身处的这个圈子里,可以和你坐下来认认真真讨论电影,或者说对这件事还怀有理想和激情的人多吗?

姚晨:我没有那么多朋友。圈外有几个。在这个行业里,要聊可能就是身边特别近的几个人。其实电影是聊不出来的,你得去看,看它给你潜移默化的影响。光聊,那是编剧该干的事。对于演员,生活的积淀是最重要的。可能就是倒一杯茶、擦一双鞋,或者怎么洗衣服、怎么整行李,当你把这些东西一件件做好的时候,会对表演有不一样的感受。电影就是人,就是生活这点儿事儿。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