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中心

江一燕不当“文青女王”:我总想跳出这个圈子

发布时间: 2012-07-10 07:15:31  |  来源: 羊城晚报  |  作者: 李丽  |  责任编辑: 江思源

《非典情人》

《四大名捕》

《像火花像蝴蝶》

江一燕要撕下“文青女王”的标签

《四大名捕》里出演反派姬遥花

电视剧《无处安放的青春》、电影《假装情侣》、话剧《七月与安生》……江一燕在很多人心目中就是“文艺”和“小清新”的代表。但在即将于7月12日公映的《四大名捕》中,江一燕却演起了反派妖冶打女,还跟“女神”刘亦菲抢男人。同时,她的性感照片登上杂志封面;她扮演上海滩美艳歌女的新剧《像火花像蝴蝶》也正在紧张拍摄。在接受羊城晚报独家专访时,江一燕坦承了“转型”后的真相———一半是真心,一半是无奈……

水中裸斗戏,撕胶布很痛

在陈嘉上的《四大名捕》里,江一燕奉献了从影以来最大尺度的演出———裸露玉背的重口味浴室杀人戏码。

羊城晚报:《四大名捕》中你演的是女捕快姬遥花,让大家惊异的是:这个角色是个反派。

江一燕:这个女人其实就是现在的女强人,台词特别犀利,眼神特别冷。她要的东西特别多,事业上想成为最好的女捕头,感情上呢,她一方面向往一种单纯真挚的爱恋,一方面又被别人利用,但同时也希望借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听起来是不是挺接近现实?这个人挺复杂的,很强势,很有欲望,但也很脆弱。最后,真正想要的爱情得不到,爱她的人又死了,特别惨。

羊城晚报:之前曝光了一段戏,叫“裸斗”,你要光着身子洗澡,然后又从水里面出来跟男人打斗?

江一燕:这段戏其实就是讲我用沐浴来诱惑一些男捕头,然后趁他们偷看的时候把他们杀掉。我刚拿到剧本的时候也完全不知道怎么拍,总想着不至于真拍吧。但有一天拍着拍着,陈嘉上导演突然就不在了,剩下一个女导演秦小珍,我才知道完了,来真的了。

羊城晚报:都说这是你出道以来尺度最大的一场戏,有没有做一些保护措施?

江一燕:我得从水里面站起来,然后开打,所以前面还是贴了点胶布的。但是那天特别冷,水又特别烫,胶布一下子就粘得很紧,晚上回到房间撕下来的时候真的很痛,简直是惨叫啊!(笑)

羊城晚报:拍的时候别扭吗?

江一燕:我这个人比较感性,一旦进入角色就忘了。这个角色很张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所以我演起来会觉得自己就应该是这样的,反倒不会别扭了。而且这段戏拍得很值得,效果特别唯美,打得也很精彩。

不敢试蹦极,却飞下三层楼

江一燕突然成了“打女”,不光粉丝惊讶,她自己也没想到。

羊城晚报:你没演过武侠片吧,为什么这次会接《四大名捕》?

江一燕:我甚至从来没有看过武侠小说,我平时就喜欢看看文艺片,看看言情类小说。换了以前我真的不会接,因为喜欢的东西我总是很喜欢,但不感兴趣的我会一点都不接触。但现在我想法改变了,我会想,不尝试怎么知道自己喜不喜欢?

羊城晚报:听说刚开始的时候甚至没有完整的剧本?

江一燕:我想所有人刚开始都是冲着陈嘉上去的。我、亦菲和邓超都是只拿到剧本大纲就接了。我这个人特别完美主义,一般都是要拿到完整的剧本,然后还要问半天问个清楚才接。但当时导演跟我聊天,我对他感觉特别好,我发现他不仅仅是拍一个电影,他的每部电影都是想传达一种精神,比如《四大名捕》就是想说:再黑暗的世界你都能找到光明。我这个角色身上也体现了这一点,只是她很多时候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羊城晚报:觉得自己打得怎样?

江一燕:这个我不能谦虚了,我在武打方面起码超越了自己的想象!(笑)可能因为还是有些舞蹈功底吧,加上我提前半个月就进组,每天十几小时的训练,一个动作做几百次!我这个人特别胆小,蹦极平时肯定不敢尝试,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到了戏里多高的地方都敢爬。或许是每个人都觉得我做不好,结果我就做好了,那种感觉特别爽!(笑)

羊城晚报:具体有多高呢?

江一燕:比如从三层的酒楼后空翻出来,然后落地,第一时间还要找你的敌人在哪里,然后转身跑。还有一场是从十几层楼高的城墙上飞下来,我站在城墙边上都不敢往下看!

同窗刘亦菲,都脱了稚气

江一燕和刘亦菲是大学四年的同窗兼闺密,但在《四大名捕》之前,她们俩从没合作过。  

羊城晚报:你跟刘亦菲是同窗,这次合作,觉得两个人跟当初有什么改变?

江一燕:学生时代的亦菲特别小女孩,我也是乖乖女,穿着小裙子的那种类型。现在我们俩再交流,发现大家都脱了稚气,她喜欢看一些心灵类和哲学类的东西,我也是,这方面就特别有共同语言。

羊城晚报:大家的演技有提高吗?

江一燕:她演戏给我的感觉很稳。说实话她的角色不好演,坐在轮椅上,用意念去打,都沉在内心。不过她自己在生活里也比较静,因此做得挺好。我的角色更张扬,表现也会更丰富一些,亦正亦邪。反正大家都是超越自己吧。

羊城晚报:如果让你们调转一下角色,你觉得你们会愿意吗?

江一燕:我看剧本的时候就对自己的角色兴趣更大一些。而她也不想演这么坏的女人吧。(笑)她一直是从完美的“神仙姐姐”这样过来的,但对我来说,我一直都挺愿意扮丑。每个人兴趣点不一样。

羊城晚报:姬遥花这个角色跟你自己有什么共通点吗?

江一燕:一些矛盾的地方挺像。她被束缚了、被控制了,爱上一个人之后就很想摆脱黑暗势力,寻求光明。我呢,工作上都会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和不喜欢的东西,我不喜欢整天都在这个圈子里待着,我总想跳出来,做个正常的人,像原来的小江,自由生活。我自己心很淡,不想去争,但为我好的人总是希望我更好。我微信的群叫“人生没有第二排”,就是大家给我取的,因为我每次走红毯都走第二排,我无所谓,但大家却觉得:你不能这样啊!

被姜文夸奖,偷师刘青云  

跟刘青云合作《奇案风云之消失的子弹》,拍摄于正的新剧《像火花像蝴蝶》,还是陈冲时隔11年后再执导筒的《非典情人》女主角———江一燕这一年很忙。  

羊城晚报:《奇案风云之消失的子弹》里,你演一个女囚,跟刘青云对戏,学到了什么?

江一燕:我跟刘青云在戏里就是最聪明的警察和最聪明的囚犯。其实我戏份不是很多,但那几场都特别有火花。其实当时我刚演完话剧《七月与安生》,特别累,本来不想接了,但一聊,觉得这个角色太特别了,很多内心戏,深不可测。刘青云是个特别好的演员,我这次还学到他不少演戏的方法。比如他在了解自己的角色之前,会先了解对手,因为我发现他了解我的角色会比我多一百倍!这是我之前没有做过的,因为我总是把自己的角色放在首位,但他是把周边的所有元素都放在首位,最后来看自己,那种角度会不一样。

羊城晚报:你在于正的新戏《像火花像蝴蝶》里又是间谍又是歌女的,内心也很复杂吧?

江一燕:我是南方人,有点旗袍情结,还有上海滩啊、周璇和阮玲玉啊,特别喜欢!这个角色很厉害,会唱歌,后来又变成老大的女人,穿很多漂亮的衣服。内心是有点复杂,我好像现在接的都是特别纠结的角色,很少去演那种情绪单一的角色了。

羊城晚报:前段日子陈冲执导的微电影《非典情人》上线了,听说姜文特别喜欢你在里面的表演,还夸了你?

江一燕:这事我听陈冲的经纪人讲过,其实姜文也不算夸我吧,他只是说:这里面的两个人是一个人吗?当然是一个人,只是经过了八年的跨度,造型不一样。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说我长得不是很有特点,这点现在我已经接受了,没事,我就是为角色服务的,如果自己的脸可以画成各种各样的人,这何尝不是我的优势?(笑)

不做大慈善,只亲力亲为  

没有什么“大使”的称号,江一燕就是资助了广西一个地区的留守儿童上学。除了出钱,她还出力,亲自去那里当老师。  

羊城晚报:你在广西有一个资助留守儿童上学的慈善项目,听说每年都会去给孩子们当老师。

江一燕:在那里,我可以很自然很自然,穿着最简单的衣服,梳着麻花辫,就去给孩子们上课。住在学校里,跟女老师睡上下铺,每天要先打水才能洗脸。孩子们不会当我是明星,他们把我当成小妈妈,我不在的时候会跟我写信汇报成绩,画画儿给我看。有些孩子个子很小,但他会去帮我打水,要帮我洗头———都是很小的事情,但很感动。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遇到的困难在这些小小的孩子面前都不算什么,他们经历的比我们困难得多。孩子永远是向日葵,向着阳光,拥有积极的能量。这事已经做了5年了,我们计划一直做下去,每年选5至10个孩子鼓励他们继续上学,特别优秀的就培养他们读到大学。

羊城晚报:做慈善其实有很多门类,你为什么选择这个?

江一燕:这不是什么特别大的计划和项目,之前也有一些很大的项目找到我,但我一来担心自己的能力达不到,二来也觉得只是一味宣扬理念,没真正做到事情,内心反而会有愧疚。我就想在力所能及的基础上做一些事情,哪怕只是很小,但亲力亲为,不用别人的帮助,真心去做。

羊城晚报:听说你今年还要出一本书,你平时喜欢写东西吗?

江一燕:我写文字最多的是在拍戏的时候,一般是拍到两三个月,完全在角色里,人比较毛躁,就去写东西。还有,旅行中、飞机上,都特别爱写东西。我写的东西很杂,关于角色、小小说,还有一些胡思乱想。这本书本来去年就准备去做的,但一来我比较完美主义,一直在修改,二来大家都觉得:你是不是要找一个好的契合点再出?其实我根本无所谓,我就觉得想出就出嘛。

不找圈里人,不然很寂寞  

江一燕并不喜欢娱乐圈,但她又比很多人都能忍受,因为她懂得跳出来。她说,将来的老公也一定不能是圈子里的。

羊城晚报:今年还有给自己旅行放松的机会吗?

江一燕:今年可能没时间放假了,《四大名捕》还要拍续集。我自己其实有很多计划,比如很想去纽约电影学院,也不完全是想深造,就是去感受感受。一段时间都没怎么停下来了,自己的感受少了,总觉得是在为角色而活。有时候看看自己的采访,挺恐怖的,觉得说话的状态都不是我平时的样子。

羊城晚报:接下来还是什么类型的角色都接?其实你已经有一个“文青女王”的外号,挺好的定位,很多人想有个标签还做不到呢!

江一燕:其实我无所谓的,大家认不认识我不重要。走在路上,我特别怕被人认出来。脱掉戏服、卸掉妆,我就完全是自己了。角色对我来说,就是我的老板,我什么都为它服务,没别的。不想接跟自己太像的角色,是因为我担心那样会没有激情。缺乏百分百的激情,我就做不好这件事。

羊城晚报:这段时间你拍了不少杂志封面,都挺性感的,在上海电影节走红毯也是个大露背,很多人猜你是要转型了。

江一燕:不就露露背嘛。(笑)其实走红毯啊、拍杂志封面啊,都是团队的意见,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当然,我的角色都在成熟,这点也会改变我,比如我会演三十多岁的女人了,那我自己就不可能还停留在二十多岁的小女生状态。角色在成长,我也在成长,自然而然。

羊城晚报:什么时候考虑一下个人问题?

江一燕:个人问题是该想想了,也不小了。(笑)有时候你一直活在自己的角色里,为她所爱,为她所痛,那种感受也不好。不过我从来不是有计划性的人。时机到了,可能明天就嫁人也说不定,当然一直等也有可能。生活对我来说还蛮有趣的,就是因为还有很多未知。

羊城晚报:你曾经说过,爱你的人得守得住寂寞。

江一燕:这是我的工作性质决定的。所以我一直觉得,不要找圈子里的同行比较好,不然两个人各自忙工作,不只是他寂寞,我也寂寞。我想要的婚姻和家庭就是很简单的,跟正常人一样。其实我可能还蛮适合家庭的,因为我喜欢摆弄花花草草,喜欢做饭,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家庭主妇。(记者李丽)

分享到:
20K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昵 称 匿名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