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绮女神范登封面 解读不经意文艺之心

编辑: 江思源

一部《白鹿原》让张雨绮再一次登上风口浪尖,性感惊艳的表现为大银幕贡献了一个经典的女性形象。近日,张雨绮女神范登封面,畅谈性感之名以及不经意的文艺之心。

黄伟文在《风华绝代》中写道:“梦露若果庄重高雅,何来绝世佳话”,性感的种类很多,也存在着个中矛盾,但张雨绮身上那种太极般的力量却来自她的“浑然不觉”。《白鹿原》中的田小娥是个“能让所有男人乱性”的女人,张雨绮对这个角色的诠释,让她再次被冠以“性感”之名。如若人人心中都有一套对性感的定义,张雨绮的定义就是“不知道”,生得一副让人艳羡皮囊的她,从不为性感下定义。张雨绮不介意镜头的角度,不是自认为美丽无死角,而是压根没把这件事看得有多严重。

聊起文艺和疯癫,张雨绮说这就是这个行业最基本的东西。在别人眼中,她的成熟和年纪甚至有些不相符,她把这解释为行业导致的必然结果——从电影中感悟人生,又把这些感悟赋予新的角色,常能通过一部戏经历别人十年的生命。有业内人士提前看完了《白鹿原》,评价说这样的电影在中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而张雨绮的表现,算得上是“放下了一切,为爱疯狂”。这个评价,我们有理由信。

性感很贵

今年的国际时装周,无数华语女星努力营造气场,试图在国际舞台上留下自己的名片,却反被毒舌评论人说成“用力过猛”。而无人不称性感的张雨绮,随意如度假般遛了趟秀场,便被外媒团团包围。被问及如何征服了时尚界,她惊讶地说:“我选那些衣服只是因为够暖和!”就是因为这种天然不自知的性感,让王全安毫不犹豫地把田小娥这个角色给了她。

Q:你觉得田小娥性感吗?

A:与其说性感,不如说勇敢。在那个年代,很少有女人像田小娥那样勇敢地直面自己的身体欲望。她对自己选择的男人和生活从不否认,反而为了生存坦然面对。女人身上如果有无所畏惧的劲头,敢于面对和承担自己的选择,会让她看起来很有魅力。

Q:那你认为怎样的女人算性感?

A:我觉得性感不只是“性”方面的体现,还包括一个人的品格、品质。不夸张、不自负、对自己的美不自知的人最美。另外,我看到一个人会觉得他太帅了,但帅在哪儿就不知道了,这是一种感觉。幸亏你没问我“你觉得自己性感吗?”我对这种问题真的特别怵!

Q:去国际时装周看秀,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A:对时尚界人士来说,那是展现他们工作成就的舞台,更是高强度超紧张的工作状态。但我们不负责设计、走台,只是去欣赏他们的作品,领略艺术的魅力,所以感觉像度假似的。

Q:在62届柏林电影节上你穿的图腾礼服裙惊艳了时尚界,为什么选择这件礼服?

A:其实我每次红毯经历都特有意思,全是临时起意。像柏林电影节时间仓促,根本没时间准备,只是因为这件最合适就穿了,反正田小娥这个角色很东方,穿得太西方也奇怪。还有就是,那裙子料子很厚,特暖和!柏林太冷了,即便这样我还在里面穿了一大堆衣服,秋裤都穿着呢。

Q:你自己最喜欢什么样的造型?

A:舒服、得体,符合季节变化就好。到了冬天特冷我就穿秋裤,北京的腊月不穿秋裤就是自虐!这跟时尚和国际化没关系,冰岛人也穿毛裤。

不经意的文艺之心

张雨绮最初在张一白的《夜·上海》中客串小角色,因《长江七号》一炮而红,参演《女人不坏》打破外界对她的“花瓶”看法,接下乌尔善转战电影市场的小成本电影《刀见笑》,现在又出演《白鹿原》,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文艺劲儿。她不否认自己对于文艺的热爱,但她的文艺,全都发生在不曾设计过的不经意间,绝不是那种能装的“文艺青年”。

Q:《白鹿原》中与王全安导演合作,有什么独特的感觉吗?

A: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我会和导演讨论商量,但最后一定服从于他,绝不较劲,所以和历任导演合作都特痛快。老王是个弹性很大的人,没什么问题在他看来是解决不了的,这让我很信任。其实和任何人合作,信任都是最重要的,你要能把自己全部交给他。一个演员就算技巧再高超、再有经验,也不知道自己在监视器里什么样,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只有导演。

Q:你是如何调整自己进入田小娥的角色状态的?

A:没什么所谓的进入状态,我甚至没有花太多心思去研究这个角色,因为她本身就很原始,过多解读、设计或用技巧演绎,在我看来都是很低级的行为。对于这样丰富的角色,我要做的就是抛开一切去接受她,感受她,被导演带领,跟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对其他演员给的每一个细微情绪做出最直接的反馈。

Q:你接戏的原则是什么?

A:看剧本和角色能不能打动自己,不过好像演员都这样,应该也不算原则吧。另外只要导演厉害,戏份再少我也会很想尝试,一个让你能全心全意信任的导演是很难拒绝的。我接《女人不坏》的时候戏份不到十场,但我太欣赏徐克导演了,他的世界感觉和别人都不一样,神神叨叨的,拍戏时一有火花他就high,然后我就疯了一般跟随他。

Q:你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吗?

A:文艺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基本,如果不热爱,就不会进入这个行业。平时我喜欢看话剧,好多人觉得这就文艺了,我还真没觉得。我喜欢旅行,把自己放在一个地方呆段时间,这听起来倒是挺文艺的。不过现在对于我们来说,能肆意去文艺一把的机会很少,前两天我去了趟鼓楼就被围观了。唉,鼓楼也去不了啦!(文字:《东方壹周》)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