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燕封面大片灵动如水 纯白外表五彩内心

编辑: 江思源

昨日,江一燕新片《同谋》公映,被网友美誉为“影帝杀手”的她灵动如水地荣登某时尚杂志封面,解读自己的纯白外表五彩内心。出生在小桥流水的江南小城绍兴的江一燕坦言:人总是有种命定的气质,于她而言,就是如流水一样的自由——不忍束缚,不堪拘束,只有在流动的时候才能发出充满生命感和创造力的声响和韵律。

纯白的外表和五彩的内心

“日子接近想象的健康。写博客,构思小说,英文课,游泳,瑜伽,和朋友小聚,回家看一部电影,听着音乐睡着。我知道这样很好。”

江一燕在自己的书中这样写道,“我觉得我在生活中的形象给别人的想象空间不是那么大,甚至是有些平庸的,因为我总是寻求特别简单的生活,不希望过度地夸张自己,所以在外部看起来应该是白色的。”

用颜色形容自己的生活,这样的说法从一位女艺人的口中说出,而不是某个文艺作家,多少有些令人吃惊。

“可是”,她习惯性地捋起头发,话锋一转,“我的内心又是五颜六色的,这些颜色在生活中不能体现出来,那就在我的艺术创作中实现。”

这种“多彩”和“纯白”的反差,看似矛盾的表达,却也正是江一燕一路探求的写照。

2000年她开始出演电视剧;2005年,因为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中的女一号蒙蒙而被大家所熟知,算是正式踏上了演艺的康庄大道。说起最初的日子,她说那是“无知者无畏”。这样一个素颜、布衣、清爽而温柔的江一燕在以浮华著称的演艺圈多少有些格格不入。“我也不是没去尝试过改变,变得更适应一些,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决定做自己喜欢的吧,这样会让我更加有灵感和创造力。”

江一燕当初和众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一样,也经历过从不适应到得心应手的过程。“不是没有迷失的时候,但是当那种焦虑和茫然的心理状态一出现,我就要求自己停下来,安排一段旅行或者一次游学,重新审视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偶尔偏离的方向不会脱离早已设定好的轨道,最终,她的悠然本性战胜了盲从的迷失,虽然行程很长,但她愿意按照自己的速度优雅前行。

于是,在处处变着法儿光怪陆离的大环境中,棉布素衣的她反而成了一道风景。在4月上映的新电影《同谋》中,她和郭富城、张家辉对戏,影帝的光芒并没有将她遮蔽住,导演说她“不仅仅是一个符号,而是一个真正的女性”;而在刚刚公布的2013年金像奖入围名单中,江一燕因为《消失的子弹》而在“最佳女配角”一项榜上有名。

“曾经有一个导师说,我就是生活中充满了水的命相,注定就是流动的命运,所以我可能不会顺应一般的成功之道,当我的状态特别自由的时候,我才有无数的可能性。”

慢生活的“江小爬”

江一燕一直钟爱一个绰号,就是“爬爬”。有一百次记者问起其中的缘故,江一燕就有一百零一次的耐心跟大家讲,这是一种慢生活的哲学。

慢生活就是让生活中千头万绪的发生速度和频率都按照让自己最舒服的方式来,不是被日程表限定的刻板的安排,而是尽量从心所愿,低速前行,仿佛一只贪恋沿途风景的爬虫,不是因为力所不逮,而纯粹是想多一些精力让自己可以“东张西望”。 “我带着妈妈刚刚从新西兰回来,离开的那天正好赶上彩票开奖,当时我说,要是中了奖干脆就买一块地,养一群羊,像很多留在那边的人一样过悠闲的生活吧。”

在江一燕本人的提倡下,大家都开始叫她“爬爬”或者“江小爬”。“我想提醒大家不要一味打破头往前冲,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忽略了身边人的感受,每天的生活只是为了完成而完成。”“爬爬”说她在工作节奏特别快的时候也会有这种感觉,为了时刻平复心情,现在的她每天早上起床,都给自己半个小时的时间来静坐冥想,不断提醒自己要慢下来。

梦想不负有心人

采访的那天,北京下了春天里罕见的一场大雪,江一燕拉开窗帘的一瞬间就欢呼,这是老天送给大家的礼物,然后就雀跃地背着相机拍照创作去了。“要是今天可以不开工,我就想坐在能看见雪的窗边,泡一杯茶,看看书。”

摄影、音乐、写作……她的梦想有太多的着陆点,注定了那些梦想就不会只是在空中飞。

在剧组拍戏的时间长了,她就会带上吉他;出门在外的日子,包包里总是会装着自己精心挑选的笔和本,用来记录每天的心情;最近这一段时间,她在看的是一本厚厚的《邓小平传》。“随着年龄的增长,肯定会逐渐褪去文艺小清新,转而迎来更多的戏路,有机会挑战更多类型的角色,也需要去了解政治家的情怀。”对于阅读,她并不像人们想象当中的局限。

“我喜欢写小说,在街头看见一个陌生人的背影,我也可能会给他编一个故事。有时候我想也许有一天会去做编剧,有机会出演自己故事中的女主角。”

纵然爬行的速度慢,却总有一天会到达梦想的那一边。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