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娱乐中心         

沙宝亮平安夜办个唱 称不担心与羽·泉撞车(图)

中国网-资讯中心 china.com.cn/info  时间: 2013-12-23  责任编辑: 李昭

 

沙宝亮从事职业马术②已有些年头,今年则凭跳水真人秀里的表现①令很多观众吃惊。但在他看来,这些只是“对生活的一种向往和追求”,音乐梦却是他一直执着追求,甚至为之痛哭的。

  1

  2

以热门真人秀《我是歌手》开头、《星跳水立方》穿线,最后用新专辑《男人好难》和明日将在万事达中心上演的个人演唱会压轴,2013年,沙宝亮交出了一张不错的成绩单。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他透露,这次演唱会还特意请来宋祖英担任嘉宾。

歌手身份之外,丰富的兴趣爱好也是沙宝亮的一大标签。从霹雳舞到马术、滑雪、跳水、热气球,他的人生一直贯穿着“玩”这个字,在讲述其中细节时,他也表示“玩儿得开心”是自己人生的最大信条。

这次宋祖英姐姐算帮我一个大忙

新京报:平安夜当晚,你的演唱会将与羽·泉的演唱会撞车,会有票房上的担心吗?

沙宝亮:北京现在有多少人口你知道吗?我没这个担心,因为双方歌迷群和整体风格都不一样,这是比较明确的。

新京报:这次会有哪些特别设置吗?

沙宝亮:这次有幸请到宋祖英作为嘉宾,她是中国民歌界的天后,我对她的音乐、人格都很敬仰。我作为她的演唱会嘉宾走过世界各地,私人感情很好,所以姐姐也算帮我一个大忙。新专辑《男人好难》发行、在《我是歌手》积攒了不少作品,加上二十分钟左右的迪斯科串烧,希望现场可以对这十年的歌手生涯进行回顾。

新京报:你曾在杂技团练过十年,后来逐渐转型做音乐,是因为受伤了吗?

沙宝亮:没有没有。杂技团后期对我的音乐道路影响很大,当时中国杂技在国外非常受欢迎,我还拿过世界金奖嘛,经常出国,一出就是半年。那时眼界会开阔,听到的音乐也更先锋。我会从国外带很多CD原盘,听演唱会,买乐器、音箱之类的,当时一进到乐器行和唱片店就出不来了。

新京报:你那会儿是听谁的歌开窍的?

沙宝亮:迈克尔·杰克逊无疑。还有布莱恩·亚当斯这些,都是。杰克逊是我心中最伟大的一个音乐家,无论他的舞蹈、MV,各种都无人能及。只有这个人可以让我看了起鸡皮疙瘩,我非常迷恋他。

《我是歌手》是盛宴,跳水是玩儿

新京报:后来在夜店唱歌时,你会唱到那些人的作品吗?

沙宝亮:对,还包括乔治·迈克尔等。我没跟老师学过声乐,都是十年夜店生涯摸爬滚打出来的。唱不同人的歌、改编不同曲风,对编曲、和声的了解,与乐队的磨合等等。那会儿即便是病了也要登台,因为没人顶替你。

新京报:《我是歌手》算不算歌手生涯的一个重要节点?

沙宝亮:我认为是,它锁定的目标是职业歌手,他们的水准、态度以及对音乐的掌控能力真的不一样,这样的节目更像是音乐盛宴,PK其实无所谓,重要的是每个人音乐的呈现。如今免费网络下载无孔不入,这个行业门槛逐渐变得越来越低、音乐越来越粗糙。在这样一个惨淡的环境下,它对音乐界来讲是一剂强心剂。我能参与其中,并为之做一些工作,是非常幸运的。

新京报:今年你还参加了另一个真人秀节目《星跳水立方》,是什么体会?

沙宝亮:它对我来说就是个玩儿,不算是完全的综艺、需要耍宝——这些我不擅长,也很讨厌。因为我本身爱体育、很感兴趣,就参与了。有意思的是,两者无缝对接,《我是歌手》还没完呢,我这边已经跳上了。

■ 贪玩人生

我各方面是有点不务正业,两个字:贪玩。玩儿得开心,在我生命中是最重要的。

我8岁时进到中国杂技团,无论身体还是精神上,那十年都非常艰苦。每天训练九、十个小时,每周回一次家,钻圈、狮子舞、对传花坛、大武术,都练过。当时教我们的都是民间艺人,和较有体系地培训运动员不同,他们的教育方法是“棒打出孝子”,现在看是暴力体罚,但那时不算,跟《霸王别姬》里的场景一样。那成为我最受益的十年,打了一个特别狠的底儿,变得抗压能力很强。后来遇到困难挫折、人身攻击等等都没什么,最困难的都已经熬过来了。

从杂技团辞职、没真正成为歌手前,我一直在做舞蹈方面的工作,为很多大型晚会做过编舞,也自然地成为中国最早跳霹雳舞的一伙儿。有一个美国的关于霹雳舞的电影,我有那个录像带,当时觉得太棒了,穿衣服那么各。后来就加入了传说中的“震动队”,算是北京最早的街舞团队,那会儿还是主力。我在沈阳拍过教霹雳舞的教学带,估计不太容易能找到了。

玩马术、滑雪甚至热气球什么的,我觉得是对生活的一种向往和追求。我大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爱上马术。最早是野骑,后来慢慢接受训练、参加职业化的比赛,小栾(栾树)跟我在同一个马术俱乐部。能和这个世界上同时生存的另外一种动物“神交”,完成比赛,共同享受自然,建立一种亲近感,非常神奇,是特别美好的事。 记者古珺姝  

■ 艰难入行

从2000年我就开始准备,与很多人合作、担任制作人、积累作品。这期间,两次有可能的合作都失败了,专辑项目也被半路搁浅。那时我已结婚,责任感和单身时候不一样,开始对歌手梦画上问号。我还痛哭过一场,但哭完了又继续。

第三次,我遇到了我的第一家唱片公司“现代力量”,因为公司太小、没有经济实力宣传,专辑诞生后几乎石沉大海。靠着多年在江湖打拼出的小关系,我在音乐台找朋友打榜,我想,打榜总比不打强。

公司面临倒闭前,有一次,三宝在开车时听收音机,听到了打榜中的我的声音,就告诉助手记住这个名字,联系到我,有了第一首合作《飘》。但这首歌没红,拿它做主题曲的电视剧《非常公民》也没红。

直到《暗香》我才有了继续走下去的资格,公司也基本正常运转。最开始,多数人不知道这是谁唱的,很多人还以为是陈坤的作品。因为正值非典时期,所有艺人都没做宣传、不敢出门,恰好大牌把时间都腾给你了。我此前吃过亏,《国安永远争第一》那首歌就是歌红人不红。我不怕死,我就要去宣传。我找发行公司谈赞助,有了MV,拿着这个MV我跑了三个月(宣传),让大家知道,唱这首歌的人是沙宝亮。

口述:沙宝亮

分享 |
  文章来源: 新京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昵 称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