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中心

《24小时》主演:若孩子遇险也会战斗至死(图)

发布时间: 2014-05-14
放大缩小

  萨瑟兰说自己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奉献给了“鲍小强”。

经典美剧《24小时》的第九季,近日在美剧迷的期盼中回归。从2001年开始,基弗·萨瑟兰已扮演杰克·鲍尔十三年,在很多美剧迷心中,萨瑟兰就是“鲍小强”(中国美剧迷对杰克·鲍尔的昵称),他也说自己为了《24小时》付出了整个职业生涯。萨瑟兰说,如果他的家人身临险境,他也愿意像杰克·鲍尔那样战斗至死。

谈回归他更冷峻和愤怒

记者:你能聊一下这些年有多少次被粉丝们问到《24小时》什么时候回归吗?

萨瑟兰:实际上被问过很多次。我常常对这个电视剧的成功以及它传播文化、语言、政治、宗教等的方式感到惊讶。我参与的电视剧没有另一档有这样的国际上的成功,它在欧洲、亚洲甚至部分非洲地区像在美国一样受欢迎,我觉得这对一档美剧来说是少见的。所以,《24小时》的回归让我觉得好奇,也让我觉得自豪。

记者:你觉得《24小时:多活一天》中的杰克·鲍尔有什么改变?

萨瑟兰:嗯,我想杰克·鲍尔身上有个强大的道德指南针,不管他是对还是错,他会做他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他会做一切有生命危险的事并终能化险为夷。过去,杰克在每一季开始时都在某个政府机关的公共部门工作。在这一季,他没有在公共部门工作,实际上是自己干自己的,而且他试图帮助的人实际上想杀死他或逮捕他,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改变。从性格层面上来说,我觉得杰克·鲍尔比他以往任何时候都冷峻和愤怒。他在东欧隐藏了四年,一直疏远他的女儿和他的孙子,一直没能回到他认为所服务的国家,这种隔离使他变得冷峻。

记者:《24小时》曾涉及杰克·鲍尔在9·11事件后的想法和社会对他的需要。现在,我们生活在像《绝命毒师》和《权力的游戏》这些电视剧中所展示的另一个世界里,这个世界中有很多非常坏的人。那么,杰克现在是怎样来适应文化上的争论的?

萨瑟兰:这还有待观察。我对编剧们的写作很欣赏的一个地方在于,他们在这个剧的背景范围内设法进行相当多的当下的政治讨论。即使它不一定渗透到故事情节中,但我们涉及爱德华·斯诺登,也明显涉及酷刑、无人机,而且在这些讨论中争论的各方都有其表达。我认为这是这个剧真正有趣的部分,看看观众会怎样把握这些问题将是有趣的。

谈自己若孩子遇险也会战斗

记者:我很好奇,你在这个行业的职业生涯中感到压力最大的是什么?

萨瑟兰:我不得不说那些压力都是关于《24小时》的,我认为因为其最初的成功,它有责任尝试和不断推进以使之更好。而压力通常总是来自内心,这从来不是别人能施加于你的。这是一种你不得不去做的义务感,同时它也带给你某种东西。

《24小时》给了我巨大的机遇,它使我作为一个演员受到很好的教育,所以我认为我经历过的最大的压力是我自己施加给自己的,也就是力所能及地将这个剧做得最好,可以说我为《24小时》付出了整个职业生涯。

做那种最为与众不同的事情是奇妙的。当我们的第八季结束后,我觉得我的肩膀下降了三英寸,因为我知道在三个星期内我将不用又一遍面对这个事,不用开始新的一季。我必须告诉你这在当时是一种解脱。

记者:如果你像你的角色杰克那么有能力,在现实生活中有类似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你会战斗还是逃跑?

萨瑟兰:其实当我在试图理解和建构这一角色时我就想到了这一点,我首先得告诉你,怎样发挥想象力我都不是杰克·鲍尔,但是我不得不尝试和揣摩如果有人威胁,或让我的家人更具体地说是让我的孩子身处险境,我会做什么,并以这种方式来帮助我自己建构这个角色。而那种反应是本能的,是迫切的,我会为之战斗至死。

所以这是我建构这个角色的真实框架,在其中感受到他令人难以置信的责任感,他的确有一种能力让他完成很多事情,并征服了很多事情,这是我很佩服这个角色的地方。对我来说,最简单的接近这种思想的方式就是去想象某些事正在发生,比如,对我孩子的威胁。

本版编译:本报首席记者 刘玮实习生 叶静

文章来源: 新京报
责任编辑: 李昭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昵 称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