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中心 > 

短视频入局,激发影视创作变革

发布时间:2019-05-10 09:33:02  |  来源:光明网  |  作者:司若  |  责任编辑:秦金月

【文艺观潮】

作者:司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影视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黄莺(澳门科技大学澳门电影学院博士生)

近年来,脱胎于微电影的短视频异军突起,发展迅速。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近期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48亿,用户使用率为78.2%,短视频已经成为大众接收和传递信息的主要方式之一。这种以技术革新和互联网传播为基础的影视新形态,给整个影视行业点燃了一把“火”——从缓解影视作品注水的沉疴积弊,到丰富影视营销的多元手段,乃至重塑影视产业各个链条,短视频可以从内容、渠道和产业生态等诸多层面着手,为影视行业造血赋能。然而,站上风口浪尖上的短视频也出现了诸多问题,部分发布方为了博眼球、争夺点击量,大打暴力色情擦边球,抄袭及捏造新闻等种种恶习屡见不鲜,“娱乐至上”仿佛成了它的营销标签。从这个角度看,短视频创作如何才能扬长避短,在影视行业的发展中更好地发挥其积极作用,值得我们进一步深入探索。

有待专业化、差异化、精品化

作为一种立体而丰富的信息承载形式,短视频传播迅速、观看便捷、内容多元,能够随时随地满足网民的娱乐需求和表达欲望,因而迅速积累了一大批忠实的用户。不少影视创作者和机构看到了利用短视频形式呈现影视内容的市场潜力所在,一时之间大量短视频影视作品涌现出来,争奇斗艳,好不热闹。

  微剧集《抱歉了同事》海报。资料图片

然而,“繁荣”之下,暗涌此起彼伏,短视频影视内容并没有摆脱短视频所具有的“原罪”。一方面,短视频影视作品的碎片化内容占据了用户的碎片时间,让人更难以进行深度阅读与思考。另一方面,部分借着短视频之风而燃起来的短视频影视作品本质上是注意力经济驱动的“商品”,加上市场标准和准入门槛模糊不清,其内容同质化程度高,质量更是良莠不齐,并呈现出明显的娱乐化、低俗化倾向。

一段时间以来,在政策的有效引导下,短视频行业开始激浊扬清的道路,短视频影视作品也向着专业化、差异化、精品化的轨道迈进。2018年7月,针对网络短视频格调低下、价值导向偏离和低俗恶搞、盗版侵权、“标题党”突出等问题,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开展网络短视频行业集中整治,力图让短视频回归主流价值,为正能量“发声”。今年1月,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出台了《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短视频进入规范有序的发展新阶段,为与影视行业之间的联动协同开创了更大的可能性空间。

随着行业日渐清净明朗,众多互联网公司深度涉足短视频领域,主流网络视听平台也不断发力于短视频影视内容的生产。当下,短视频影视作品在内容上愈加积极地融入主流文化,在形式上愈发呈现出参与互动的鲜明特征,一批优质作品涌现出来,活跃了文化市场,丰富了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总的来说,短视频入局影视行业,从两大层面实现了对于传统影视的革新:一是生产模式的更新换代,二是传播效度的换挡提速。

催生优质内容和优秀人才为行业造血

短视频与影视行业的结合诞生了影视“新物种”——微剧集、微综艺。简单来说,所谓的微剧集和微综艺就是传统剧集和综艺的“缩小版”,每集或者每期内容的篇幅一般为几分钟或十几分钟,由于所需的时间和网络流量不大,用户能在各种场景下进行观看。腾讯旗下短视频平台yoo视频上的《抱歉了同事》《声声慢》等作品,分别聚焦职场、情感等主题,在有限篇幅中设置多次剧情反转,完成了视听呈现和内容叙事。为了迎合当下移动互联网用户的观看习惯,竖屏短视频影视作品渐成风潮,如爱奇艺推出的《生活对我下手了》。

  微综艺《声声慢》海报。资料图片

短视频影视作品有着时长短、剧情节奏快且悬念设置紧凑的特点,一旦观众形成观看习惯,再面对空洞臃肿的内容,就会食之如鸡肋,弃之如敝屣。此前,许多影视作品都是由长篇网络小说改编而成,如《孤芳不自赏》《青云志》《老九门》等,不少创作者并没有注意到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的表达区别,在文本转译过程中“照搬照抄”,或者囿于“内容越长、售价越高”的市场“潜规则”,以冗长的情节、牵强的故事和拖沓的镜头敷衍塞责,为观众诟病。当下在观众中盛行着一种“短视频追剧”模式——观众在不光顾视频网站的情况下,通过花絮、高能片段、精彩剧情等短视频宣发物料完成追剧。这说明,随着观众观剧主动选择性的提高,观众对拖沓冗长的注水作品的观看心态正从“欣赏”向“浅了解”转变。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影视内容用精悍简练的短视频形式加以呈现,长篇“注水”作品将更加不受观众待见,这将从市场选择的角度帮助影视行业回归内容本位。

除了内容层面的“造血”和“换血”,短视频还为影视行业孵化了大量人才。鲜有人知,很多著名导演最先拍摄的就是短片,例如西班牙著名导演路易斯·布努埃尔1928年执导短片《一条安达鲁狗》,正式开启了他的导演生涯,这部超现实主义的短片成为他乃至后来众多电影创作者的灵感来源。一部实验性短片可以成为很多后来者艺术创作的缪斯,当下的短视频影视作品同样拥有这样的艺术潜力,不仅如此,短视频创作的全民化也将让更多人发现自身的影视创作才能从而投身影视行业,例如《生活对我下手了》的主演李嘉琦就是通过拍摄制作短视频走红网络,再如“Papi酱”的扮演者姜逸磊虽然在成名前有过影视行业从业经历,但也是通过自制短视频为人熟知进而成为演员。

成为提升影视作品传播力的重要渠道

即使短视频影视作品能成为影视创作一支势头强劲的新兴力量,但在一段时间之内仍无法撼动优质电影、电视剧、综艺等传统形态影视作品的主流地位。相反,很多传统影视剧的制片宣发方学会利用短视频的营销能力和跨媒介叙事能力来抬升自身的传播效力,从而获得更多市场关注的方法。从这个角度看,短视频化身为传统影视作品触达观众的“高速公路”,帮助其实现更大的市场价值和社会效益。

短视频诞生之初就模糊了用户、内容制作方和营销方的界限,打通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传播渠道,鼓励用户对已有内容进行再创作,分享到自己的社交圈中。优质的内容极易引发用户的“自来水”,在短时间形成裂变传播之势。因此,短视频拥有比传统影视作品更快、更多样的传播方式,“内容即营销”的理念也在短视频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电影《超时空同居》选择在短视频平台抖音投放主演雷佳音和佟丽娅的“土味情话”短视频,成功为作品营销造势;电影《一出好戏》则通过在抖音发起挑战活动,以及发布主演短视频和拍摄幕后短视频等,拉动电影票房。

短视频也是跨媒介叙事的重要手段。所谓跨媒介叙事,就比如《黑客帝国》拥有电影、游戏、漫画多种媒介形式的内容,不同的媒介内容相对独立,但共同构成了《黑客帝国》的整体。短视频可以作为素材运用在诸多方面,既可以作为电影正片之后的彩蛋视频、游戏开场和中间过场的故事视频,还可以作为主题乐园游玩项目的体验内容等。并且,有着互联网属性的短视频能够将不同媒介形态的内容进行整合,通过二维码等形式将用户引流到不同的媒介端口。

由此可见,短视频入局影视创作,增强了影视创作中的商业属性,疏通了影视产业链条的诸多环节,但这也对短视频的艺术属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随着大众欣赏品位的不断提高,短视频和影视行业将共同面临挑战,也将共同迎接机遇。

《光明日报》( 2019年05月08日 15版)

相关阅读

分享到:
20K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昵 称 匿名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