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中心>

导演刁亦男:生活是有秘密的我们应该敬畏它

发布时间:2019-12-06 09:34:18  |  来源:北京青年报  |  责任编辑:李昭

  导演刁亦男

导演刁亦男喜欢火车站,认为这是个非常浪漫的地方,人们在这里上演着聚散离合,这里也是命运的中转站,所以,他将新片起名为《南方车站的聚会》,在这里,胡歌扮演的周泽农和桂纶镁扮演的刘爱爱相遇,他们各自有着不愿告人的目的,雨夜的潮湿和朦胧,更营造了神秘和好奇的氛围。

因为上一部作品《白日焰火》在柏林电影节上表现惊艳,捧得最佳影片金熊奖和最佳男主角奖(廖凡)两项大奖,使得人们对于刁亦男的这部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寄予厚望,《白日焰火》后暌违五年,刁亦男这次要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

其实说来并无太大玄虚,影片的故事起源于刁亦男的一个“白日梦”和一则新闻报道。

故事

“搏命换赏金”赌局 想象也能照进现实

《南方车站的聚会》于12月6日上映,讲述一个偷车团伙头目,遭遇悬赏通缉而走上逃亡之路,却酝酿出一场“搏命换赏金”的赌局,寻求自我救赎的故事。

刁亦男说,自己一天坐在沙发上,突然觉得那些没有钱的人获得巨额钱款的一个可能路径,就是他们被通缉了,而且身上背负着巨额的赏金。“这个赏金是他这一辈子可能最有价值的一个结果的呈现,可能听起来的确像一个匪夷所思的白日梦,然后觉得这个故事太自恋了,就把它大概记了一下,扔在一边了。”

没想到过了两年,这个被搁置到一边的故事居然真实发生了,“大概是 2014 年,拍完《白日焰火》以后,突然我在新闻里看到了一个真实事件。一个东北大哥在哈尔滨附近杀了一个警察越狱,他躲在他们村附近一个小山上,藏了大概一个礼拜,实在扛不住饥寒,就到村里的小卖店,想讨一点吃喝,突然发现小卖店里边有一张通缉令,他一看自己值 10 万块钱,想到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值过这么多钱,就决定把这笔钱留给侄女,于是他回到亲戚家,吃了最后一顿丰盛的大餐,叫来众多亲戚把他绑起来,交送了公安机关。”刁亦男说道。

这个真实的故事让刁亦男发现自己早先“矫情的一想”,貌似也没有脱离生活,“或者是说,我这种感觉是对生活的某种预感,当你不可能亲身经历你所写的全部内容时,一个作者靠什么走得更远,其实就是靠对生活的预感,我们叫灵感,或者是灵感和预感的结合。”

何以会关注一个逃亡者的命运,刁亦男表示,可能是因为自己怕死,所以对死亡、困惑这些问题都很敏感,而这个逃亡者可以说正面临着人生的终极苦恼,就是怎样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没有哪个社会可以消除我们对生活的忧伤,摆脱对死亡的恐惧。战胜死亡和破解这些困惑的唯一办法就是行动,而这个逃亡者可以让我感受到他处在这样的一个危险的环境里,通过行动改变了自己。《南方车站的聚会》讲的是一个人跟自己的内心,跟死亡战斗的故事。主人公用36个小时给予了解答,他在时间里拯救了自己或许悲催的人生。”

风格

除了想讲个故事外 还想给观众个世界

《南方车站的聚会》不是一部让人看着愉悦的故事,雨夜更占了影片很大比重,也因此有人提出这部电影是中国新黑色电影的概念,认为它吸取了很多西方影像的养分,同时又融入了本土语境。对此,刁亦男坦承拍摄时没想那么多:“我们只是在拍摄的过程当中,寻找第一时间觉得符合剧本气氛的空间,然后按照我们的想法把它拍出来。比如,拍摄,我们会强调一些有调度的场景和分切的结合。剪辑的时候我们也会留下一些的信息,不闭合的气口,然后激发观众某些不确定的推理,做一些不可靠的事件描述。其实更多的是让大家获得某种开放的体验,以及抽象的阐释电影故事的空间。”

空间是刁亦男拍摄这部电影时一直强调的,因为除了想给观众一个故事以外,还想给观众一个世界。在刁亦男看来,故事可能是根茎,观众拔起这个根茎,会带出一些泥土散落在周边,“另外我们也强调故事的不闭合和不光滑,就是说每一个镜头或者每一个段落,它都是有自主性的,让它发展到一个顶点。就好像很多矢量的碎片。当这些自主发展的碎片奔向一个地方的时候,这些矢量就会变成一个行动线。”

刁亦男透露剧组看景时,对空间的把握和要求历经了很多次的筛选,“因为我们的方法是以空间作为基础,不是以表演作为基础的。所有的出发点,第一首先是空间,演员也是被丢进了不可知的空间里面,被丢进了气氛里面,然后演员自己去寻找某种身体的姿态,和这个空间去契合,和影像去契合,成为影像的一部分。所以空间就是一个气氛情境空间对于这个电影的要求。”

拍摄

80多个场景需做旧 夜戏和群戏最难拍

《南方车站的聚会》拍摄期长达5个月。因为影片讲述了2009年左右的故事,全片80多个场景全部需要做旧,而且85%为夜戏,在南方闷热多雨、昼长夜短的夏季,每天的拍摄时间异常紧张。剧组有超过2000多名群演的大场面调度,在有限的拍摄时间内,剧组不但在灯光布景上下足了功夫,也在大场面群戏的拍摄上坚守着极高标准。

因此,拍摄夜戏、群戏,也是刁亦男拍这部电影的最难之处:“最大难度就是夜戏太多,摄影、灯光,挑战要求极高,因为夜戏要布灯,又要有体力,又有时间限制。这些集结在一起的话,摄影的压力就会非常大。”刁亦男坦承电影有现在的效果,要感谢整个制作团队。《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幕后阵容有与刁亦男合作多年的摄影指导董劲松,美术指导刘强曾凭《白日焰火》获最佳美术设计奖;而灯光指导黄志明参与过《花样年华》等经典作品。

刁亦男表示,每次拍摄有很多演员的群戏时,都会非常焦虑,“拍摄之前我们也会开会,跟制片方要时间,这全部是焦虑的体现。但当你一旦进入这个空间后,一切就好像开始进入到一种轨道里面。我的整个制作团队非常优秀,大家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完成得非常好。”

对于片中的长镜头,刁亦男表示,这是他和摄影师董劲松的拍摄习惯,两人从合作以来,一直都有对长镜头的追求,“这也是一种趣味的基础。我们如果拍摄一个比较成功的长镜头,会很开心,好像比分切镜头要开心一点。但是分切镜头我也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在我们这部电影里面,我是希望按照每一场戏和每一个段落的情绪来组织语言,而不是说一开始我们就要求这个电影就是长镜头,或者说这个电影就是分切镜头。”

演员

遗憾廖凡发挥空间少 胡歌获得不一样体验

《南方车站的聚会》中,廖凡和桂纶镁是继《白日焰火》后和刁亦男的再次合作,让刁亦男感觉遗憾的是,廖凡在这部电影里戏少,“这是唯一的遗憾。没有给他更多的发挥的空间。但是,他当然也理解,一个剧本不可能每一个角色都赋予那么多的内容,他也很好地完成了他该做的,非常用心地去塑造这个角色。”

对于桂纶镁,刁亦男大加赞赏,为了拍《南方车站的聚会》,桂纶镁还去学了武汉话,刁亦男认为一个台湾演员,可以演出这样有质感的大陆女孩,非常了不得,“她让这个角色表现出了神秘、世俗、天真,非常不容易。她在拍摄中,被溽热造成的食物中毒击倒,一直低烧,却一直坚持了一整部戏。而且,在她最后一场重场戏时又被烫伤,我觉得应该向这样的一个女演员致敬。”

至于胡歌,之前刁亦男曾透露,因为在杂志上看到其照片,被他的形象打动了。当时的胡歌正处于工作比较迷茫的时期,“一直在等一个好剧本,一个好角色”,所以两人可谓一拍即合。

《南方车站的聚会》算是胡歌第一次主演电影,刁亦男认为胡歌表现得非常优秀:“而且我觉得他为自己的未来打开了一扇门。他通过这次表演也会获得不一样的表演体验,我对他要求更多的是肢体的动作。因为肢体是更纯粹的通过避实就虚,通过写意的方法,让人获得某种举手投足间的意境之美。它更多的是要求你给我一个姿态的极限,甚至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它会向一种超验的方向发展。那么这种东西其实是更高级的表演。”

谈及未来,刁亦男表示,会继续拍摄好看和有力量的电影,“好看的电影就是有故事和一定的戏剧性,吸引观众往下看,不闷的电影,它是可以进入到院线,被广大的观众能够观看和接受的电影,所以这是电影最浪漫和最有价值的地方。而另外一个就是,电影就像一个梦一样,你把所有的秘密藏在里面,去表达你的价值观,和你对人生的思考,去感染观众。”

刁亦男希望在自己的电影中可以和观众互动,而不是直接呈现给观众一个结果,“基于对生活的敬畏,我们自己不能变成权威,告诉你生活是什么样,应该是什么样,人应该是什么样。不是这样的,生活是有秘密的,我们应该敬畏它。我们尽量去给你展现证据,不给你展现结果。你体会就可以了。”文/记者 肖扬 统筹/满羿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lizhao@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4911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