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新闻

用“放大镜”看《长歌行》 看懂了盛世之“礼”

发布时间:2021-05-11 17:01  来源:大众网    责任编辑:曾胜玉    合作推广:wfp@china.org.cn

  由华策影视杭州剧集中心、琰玉影视、企鹅影视、琰然影视联合出品的古装传奇励志剧《长歌行》目前已在腾讯视频播出过半,伴随着剧集热播,很多观众表示“越来越上头”,剧情方面节奏紧凑,不拖泥带水。在人物塑造方面,李长歌的坚韧勇敢,阿诗勒隼的正义仁德,皓都的稳重却木讷,李乐嫣的善良灵动,魏叔玉的温和谦恭,房玄龄的狡黠重情,杜如晦的鞠躬尽瘁,魏徵的忠诚睿智,李世民的敬贤爱民……每个形象都丰满生动,我们能精准看到他们的性格标签,但又不只看到了标签化的人。

  《长歌行》在角色塑造上下足了功夫,在反应人物性格和内心的细节上,也做到了精描和夯实,经得起推敲。在艺术创作方面,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长歌行》,那便是:精细。剧集质感、运镜构图、服装造型这些外在内容的打磨可谓精益求精,而剧中的“礼”,也掺杂着大学问。对于观众来说,跟随长歌一起踏上“寻道之旅”的过程,也是一次回溯初唐礼仪文明的纵情畅游。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礼仪之邦,而唐朝作为中华历代文化的繁荣代表,其礼仪更是集优秀传统文化于大成。《礼记》有云:"人有礼则安,无礼则危",《长歌行》剧中随处可见的日常行礼便值得细细探究。比如阿窦经常使用的“击甲之礼”,用以体现自己内心想做大将军保家卫国的愿望和诉求。在阿窦的葬礼上长歌等人同样用“击甲之礼”和“击盾之礼”恭迎窦大将军回营,烘托出忠义之士对家国的信念与责任。唐宋时期盛行于各个阶层的叉手礼,在剧中赤鲵等人身上也有最直观的展现。柳宗元有诗云“入郡腰恒折,逢人手尽叉”便说的是此礼,唐代叉手礼的行法与宋代稍有差异,唐朝是两手交于胸前,左手握住右手,右手拇指上翘。《长歌行》在如此细节上也做到了精准、精确。

  在李长歌真正开始悟道并改名“阿离”的流云观,“道教礼”成为剧中道家礼仪的主要展现者。举手投足间,观内道士和长歌不仅有着悟道者的超然之姿,也有拯救天下万民于水火的入世热情。皓都乐嫣大婚之际,撒谷豆、跨马鞍,包括新房内皓都与乐嫣“结发”,婚嫁仪式皆按照唐朝规制举行。而最让观众津津乐道的新妇“却扇之礼”,即乐嫣行交拜礼时以扇遮面,拜堂拜客时,低垂扇子,弯腰作揖,一直到嘉礼完成,也与真正的礼仪如出一辙。

  古代人深受儒家文化、孔老等思想影响,除了道教,剧中更是把佛教的传统礼仪表现得淋漓尽致。剧中大部分角色遇人都彬彬有礼,拱手作揖,“稽首”礼,是礼中之最。剧中李长歌有一场“不合礼数”的“稽首礼”戏份,即长歌在得知公孙刺史大义殉城以后,不顾尊位下拜请刺史收回命令。看起来不合理法,实则是创作者的刻意为之,其一是表现李长歌作为公主,对刺史大义殉城,保国戍边的感佩,其二,则是希望观众看见一位不同于其他富贵人家的女子,感受到长歌心怀天下的心胸。

  比较巧妙的是,《长歌行》并未单纯按照历史文献中记载去复刻呈现礼仪。根据剧中人物的经历和成长轨迹,剧中人物所行的礼,也随着他的变化而改变。比如李长歌前期对自家父亲李建成用“女礼”,对教自己武功的二叔李世民则用“男相女礼”,逃亡后李长歌女扮男装用“男礼”,到了草原则用“草原礼”;阿诗勒隼前期伪装成商人用“汉礼”,回归草原后用“草原礼”等等。

  在文化市场及文化多元化发展中,礼仪和仪式感能提升影视作品的艺术品格和文化魅力,《长歌行》剧中无处不在的礼仪,奠定了整体的初唐氛围和基调,让人对故事在时间长轴中的位置有更深层的代入感。同时,通过剧中的礼仪呈现中国人的话语,增强《长歌行》作为影视艺术的文化表现力。剧中人物礼仪的实现,有效树立了文化符号。所谓“礼仪之大谓之夏”,中国是文化大国、礼仪之邦,《长歌行》根植传统文化,对古代礼仪细节的考究,彰显了创作者对传统文化的自信与热爱。

  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是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塑造了中华民族的风骨,这种民族文化在历史中扎根,在影视剧中得以完满呈现,更在今天的中国人心中根植和传承。承载着中华文明的《长歌行》,必会让观众内心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免责声明:

中国网娱乐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无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