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新闻

中国重塑对话-贾淕

发布时间:2021-02-07 10:49  来源:中国网娱乐    责任编辑:王飞鹏    合作推广:wfp@china.org.cn

type=0&appid=82_irej0pbo53&vid=1423_6ad1399d583249d7873d89f9a17be100


长发、清新御姐范,是我们见到这位华文映像集团总裁贾淕的第一印象。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制片管理专业和英国金斯顿大学导演系。

出品人、制片人曾联合投资《唐人街探案2》以及《巨齿鲨》《完美陌生人》等多部优秀外语片。

 

张楠:贾老师你好,我们都属于在电影方面,以一个观众的身份来去看这个影视行业。这两年大家知道从整个的疫情开始之前就已经进入到一个大家说“影视寒冬”你怎么理解?

贾淕:我觉得之前的“影视寒冬”应该是从创作层面上可能偏类似于一点小枯竭的“寒冬”。但现在的“影视寒冬”是现实类型,因为疫情的原因,所以是强制性的、现实性进入到的,这两个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张楠:如果说没有这场疫情的话影视行业这么快呈现颓势?

贾淕:我觉得不会,但是可能这场疫情确实是加速了这个寒冬的到来。

 

张楠:强制性的加速它可能是一个这个行业的必然结果,但只是疫情它是一个加速器,可以这么理解吗?

贾淕:其实我觉得这句话是相对的,其实这场疫情,我觉得也有特别好的一点,真正让之前的一些可能是有一点点粗制滥造的,一些就是娱乐至上的一种趋势得到了一个特别好的遏制。大家转而把所有的精力真的是尽可能的放到一些内容制作上,包括一些全力的开发。我认为其实有的时候来讲相对是一件好事,其实反而是有一点点偏良性的洗牌。但确实是也使得很多很优质的制作团队,他们确实缺少了一些资金的支持,让他们觉得有一些窘迫,但是一旦是迸发出来的这种创作能力以及成片的一种质量上来讲的话,好的永远是好的,一定还是会探头的。

 

张楠:我听一个物业公司的朋友说,空置率现在已经高达50%左右了,之前都是租用给这些影视创作公司和个人的一些明星工作室。空置率这么高导致他们肯定相对来说,有些公司已经算是可能经营不下去了,结束了这些公司的生命力。这个情况是不是像您刚才说的,影视的未来的从业团队和前两年的这种蓬勃发展比起来会有一个超级大幅度的缩减?

贾淕:我认为是的。并且我个人认为这种缩减是对行业有一定的良性的推动作用的。就不会再是那么的娱乐至上以及市场噱头需要什么,就在短时间之内相对用心度会降低一些制作一些产品。

 

张楠:前两年为什么会产生一个所谓这样的繁荣的景象?你认为核心的问题出现在哪里?

贾淕:核心的问题我认为其实从也要分几个方面来讲。从宏观上来讲的话,可能是由于整个的市场经济环境,我们知道之前的包括在地产包括地产金融经济的有一点点下降的趋势,其实对于我们影视娱乐行业是有一点抬头的趋势的,在这种大环境之下可能观众在下班之后,茶余饭后喜欢去看电影,喜欢看一些开开心心的有明星流量的这么一些片子,所以这个时候就有市场的供给行为了,影视从业者可能进入门槛也会偏低一些就有很多的人,看到了商机之后就不停的加入到整个过程当中来,尽快速的去做这样的一个作品,就是为了一波票房,可能只要是明星卡司够,短期之内就上映这种情况系数还是比较多的。

 

张楠:是资本导致的前两年的娱乐化态势的过速加剧导致了很多烂片,包括影视这种狂热的过度繁荣?

贾淕:其实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的讲是因为资本进来(导致了过度繁荣),资本是完全根据了市场的喜好进来的,其实还是整个经济的大环境以及影视行业的抬头,老百姓们对于电影这种喜闻乐见的一种文化消费形式,他们是认可接受的。所以这种情况之下可能外行的一些资本进入过来他们认为周期短回报快。

 

张楠:您在国外学过电影行业而且是导演专业,您从西方电影的这种发展历史来看,中国这条轨迹和路线是否有点过于的跳跃了?

贾淕:这种路线一定是过于迅速的跳跃了,但是我认为只要它存在就是有一定的合理性。西方对于电影从某种层面上来讲可能跟他们的价值观有关系,他们认为电影就是一门艺术,做艺术的话就是要兢兢业业的把你所有的关注力持续性的、常年的做这么一样事情上,可能如果这个事情进入到了中国的状态之下,中国这两年最近的经济飞速蓬勃的发展,整个世界都是知道的,所以大家把电影变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商品,但我们没有办法讲这种商品的状态是对还是错。

 

张楠:如果你把西方的所谓电影艺术和您投资的这些电影里面您举一部是让你觉得艺术标准和商业标准都达到了的一部电影。

贾淕:这是一个纠结的问题,其实因为从我的自身的经历上来讲我的本科其实科班出身,我读的是中央戏剧学院,所以我平常在跟团队在跟公司也讲,我喜欢的片子其实都是类似于西方偏文艺的一些艺术片包括之前的奥斯卡的《罗马》也好我个人是喜欢这种片子的,但是屁股决定脑袋的时候你就要为了公司的一些资本运作去着想,永远需要在两者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是我特别难的一点。

 

张楠:通过中国电影艺术来去看的话,你希望自己在未来投资电影是什么样的?比如说这个片子的艺术性角度来说它应该具备哪些条件?

贾淕:我觉得首先一部电影它是非常情感化的一种表达,我认为没有需要去苛求一些方方面面的达到一个标准,首先我认为但凡好的电影,它所达到的技术上的一些创新,一些包括题材利益上的新颖,审美上的一些潮流的一些引领,这些是必须的。但是我觉得更多的它会有一些特征化的表达,特征化的东西以及本土化的东西,我认为是特别重要的。

 

张楠:公司来讲投资一些电影包括去参与的电影是否会有你个人的色彩和情感在里面?

贾淕:说实话这个比例其实是有的,但是我已经把它控制在对于非常小。


张楠:一个观众在一部好的电影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和心态里面,这个观众可能一辈子都会从他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感情观慢慢的有变化,带来一个积极的影响,这也是一生的延续,这是电影最伟大的地方。

贾淕:是的,我特别是认可。而且我当年考中戏跟我爸在讨论的一个问题,也是我当年选择的时候,他跟我讲一句话,他说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你干了这一行之后,他给我提了一个要求他说你一定要特别的善良。我当时觉得这有什么关系吗?他就说如果你干到这行之后,你的银幕的所呈现出来的每一桢每一个状态直接表达着你个人的一些情感,所以你一定要特别善良的去诱导别人,以后去做这件事情,这个是他当年跟我讲的一个事情,所以这几年我也一直在秉持着这个原则。但凡我看到了银幕过程当中真的有善良的因素存在,我觉得是会让我特别感动再有当下社会我们也去思考,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价格最实惠、最方便的一种娱乐享受,和精神的一种接轨的方式。

 

张楠:您认为是不是好电影的意义,在绝大多数人生活中它占有这个位置很重要?

贾淕:我认为是这样子的。而且我觉得一些影像化的传输表达可能会比一些其它的方式,会更加的直接。因为包括大家现在目前特别的忙,碎片化的时间学习整理,一些感受尤为重要。

 

张楠:所以这就像是之前刚才跟您讲的特别希望的每一个片子,它不管是什么题材一定是善良的。有正能量的、有积极意义的我觉得这个才是电影一个特别好的本质。您跟我说完之后,肯定有很多的观众觉得今天看到一个如此知性、有立场、有态度的一个有自己的电影艺术梦想的美女电影人。



免责声明:

中国网娱乐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