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新闻

陈一冰的后奥运时代

发布时间:2021-08-10 20:22  来源:中国网娱乐    责任编辑:王飞鹏    合作推广:wfp@china.org.cn

type=0&appid=82_irej0pbo53&vid=1423_30b64e7c3aaf4d89bc5457164ebedbb7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时刻,今天坐在我对面的,是我从内心非常敬重的我们奥运冠军,并不是因为他是奥运冠军,我敬重他,而是因为在后奥运时代他做了很多事情,所以今天的《中国声音》想通过陈一冰去传递一个职业运动体育人在后奥运时代,他用什么样的方式和语言在传递他内心的中国声音。

问:陈老师你好,你的身份现在有很多的转变,包括除了公益形象大使,包括企业家、投资人,包括现在开始做了很多的内容,你觉得你的后奥运时代和你想象的一样吗?

答:算是一样吧。因为其实我所有做的事情都是我经过思考,然后主动去做的一些事情,其实我退役之后当时黄玉斌主教练问我要不要留在国家队当教练,我自己做运动员的时候对自己是特别狠的那种,我当时觉得我可能我会做一个很好的教练,但是我就觉得一直持续这种状态可能不太行,然后我就回绝了。回到了自己的家乡,然后回到了天津市,然后在天津市体育局。也是做了我第一份退役之后的一个工作,主要还是管理体操。当时面临的第一个管理任务其实也是2017年的天津全运会。天津体操面临如何重新的组队,然后完成2017年全运会的任务,可能对我来说是当时作为管理一个重要任务。

问:不管是成绩很好的,还是在年轻时代的时候一直从事职业体育的运动员,在退役之后面临着一个很大的课题,我要去做什么?转行很难。他们转型非常难,如果不转型继续服务于体育事业的话,有可能和之前做运动员就完全不太一样。您是比较成功的,您成功里面肯定有很多叫多元型的,尤其是自发的,其实这个意愿是不是得非常强烈才可以?

答:前些年的时候,一个竞技运动员学了很多可能是一个技能出发的,他可能在最后成绩上没有很好,但是水平其实如果是教大众的话,一定是成为一个很好的,他的专业程度是很高的。但是那时候运动的人很少,没有这个需求,所以运动员在退役之后的路很窄,他可能还是回到他专业队当教练,一批人员退役了,只有几个人能在国家队当教练、省队当教练。剩下的可能就面临着需要被迫去转行,就是无法用自己的特长去转行。但是你可以看到现在不同了,现在国家把整个体育产业推到一个前沿,体育老师的需求高了,而且大众的体育的多元化也多了,

其实运动员他第一选择,我的技能能够很快速的转化成一个高水平的商业化的教练,对他来说,其实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出口,如果在学习管理,再学一些经营,他有可能成为俱乐部的合伙人、创业者等等,其实它就是一个多元化环境造就的。所以其实要说转型的话,我觉得这个思考是在于对自己能力的评估,就是我擅长做什么和不擅长做什么、和对这个时代的一个判断。我觉得我在这里面还算是在退役之前给自己的一些思考和我自己觉得我想去做的事情。

问:运动员他所或缺的是对外界世界和正常比如在商业场里面了解比较少,但他所拥有的常人没有的,就是运动员这一段路上来所谓的坚持的这种体育精神,这种体育精神能不能弥补他未来创业上的这么一块空缺?

答:只能说有一点点优势。我个人觉得我最大的收获是比如说他提到这个目标追求感,对困难挫折感的预判,还有对新的东西的一些挑战,这可能是我练习体育甚至体操给我带来的最大的一个收获。从零开始的这种状态都是体育教给我的,但是不同的是,就是没有规则,这没有规则,其实是很多运动员需要适应的,是因为我们以前大部分人告诉我们去怎么做,然后标准和目标是非常清晰、非常明确的,而且你只需要这个目标完成,然后去清楚这个规则。但是商业它不是,因为没有人告诉你,咱们一定会从零开始,有的人比你做的就是要早,还有在过程当中它就会有不同的规则的变化等等,这个是跟体育完全不相关的,反而作为运动员,他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来适应没有规则的情况下去做一些事情。

问:咱们说一下体育精神,体育精神中你认为最难熬的、或者最宝贵的,你觉得是哪一点?

答:我觉得最难熬的就是坚持。坚持是一种说是很简单但实际上是非常难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因为这个坚持包括了你要面对的孤独、面对的无望,就是绝望这种的,是因为你训练其实大部分的时候是在于失败的状态下完成的,一天能够达到目标的其实很少,其实尤其是在后期,大部分是根本达不到你预想的那种的,你的目标和你完成度几乎都是有差距的,

然后孤独是在于你练完以后即使在失落感的时候,你是没有出口的,你说你给父母打电话,父母在老家,他们除了操心,其他的不能帮你解决,然后教练其实能告诉你能教你的都已经跟你说了,你只能把事情去自己去解决,然后比如说坚持,是包含着这些生理心理的所有的这种,然后去一步一步一步要熬。

最难的是如果能量化,我告诉你,你只要付出这些才能夺冠,其实这个事儿它就好好办了。你就拿以四年一周期的,把这四年的所有受的苦,你告诉我累计多少个小时,打多少封闭,然后重复多少次动作,然后你就告诉我你只要完成这个,你就肯定能夺冠,我觉得这事就简单了。

但是最难的是你知道经历,首先你要做到我说的之前所有的你要经历的打封闭,经历体能训练、经历伤病,然后更没准没有人能确保你是不是能夺冠,有可能你要一半就伤退了,有可能严重的伤,有可能就规则的改变,有可能很多。所以其实是最崩溃的事情。

问:说到体育精神,是不是这种挫折教育,有可能对当今的青少年,包括现在我们中国的体育精神里面是最宝贵的一块?

答:非常宝贵。无体育不教育,我觉得体育其实本身是一种教育,它其实是更能够全面塑造人的一个性格,然后因为体育它跟其它文化知识不同的是,它能够最快速的在生理上心理上产生反应。

当你做一个蹲起做五个十个以后,你开始生理上产生酸痛、产生无氧感的时候,那个困难是很具象的,马上反映出来的。什么时候叫坚持?再做两个就是坚持。什么叫超越?你每天能够比昨天再多做五个,然后同时能达到目标感。然后当你打球的时候,能够很放心的传给队友,这就叫信任。能够在逆境当中不放弃,在比赛落后的时候等等,很多体育在一个场景化,是体育带给在书面上和你去解释一些词的时候,更直接的一种方式。

问:我们看到今天的青少年,不是说的全部,说不得碰不得,稍微有一点娇气。甚至我们看到了很多极端的案例,可能内心在接受挫折的时候,选择放弃生命的都有。所以我们在想是中国这些职业体育人,他们所讲述的体育精神是否有可能去帮助当代青少年,他们能产生一些在心理接受挫折教育里的最好的部分?

答:一定可以。其实体育就是挫折教育的过程,每个好看的动作背后都是一次次失误,失误慢慢累积成一个成功的动作,然后再重复上千次、上万次甚至十几万次。这个过程当中,它先告诉你是如何失误的,是如何失败,如何从跌倒中一次次爬起来的。最伟大的运动员,他也是从第二名变成第一名,所以其实他是先学会失败,然后慢慢成功。

问:我记得是2008年奥运会,我看到你拿吊环冠军的时候,做这个动作,我不知道叫什么,眼神一抬的时候我知道,那是为国拼命的。冠军,太兴奋了那天!到了四年之后伦敦奥运会,我认为和08年稍有不同,眼神还不一样。动作几乎我认为更加成熟了,啪,落地也是一样,稳稳的,稳了!肯定稳了!但是,银牌。对于练了四年又一次的奥运冠军,用一种这种方式得到这种挫折教育,给你带来了什么?

答:遗憾是肯定的。因为你追求金牌的这种过程,追求这种结果,那是竞技体育的一个魅力和精神,只要是一个合格的竞技运动员,他的追求绝对是金牌,没有人说我天生就想得第二的。对于这个银牌对我来说肯定是遗憾,为什么说能够接受银牌?其实就是反过来反观自己的整个的一个过程。

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付出了我所有能付出的,真的是没有任何遗憾,回想到所有的我练习的过程点点滴滴,真的是我付出了我能付出的,我没有办法,这个结局是我没有办法改的,但是我没有遗憾,是因为全力以赴了。全力以赴这四个字可能是真的是汗水、血水、泪水,所有能付出都付出了,而且同样赢得了对手的尊重,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其实这就是我认为我付出更没有遗憾的一种精神。

问:挫折教育里面一个很重要的是,拿得起放得下。现在很多的青少年,包括已经从事工作的一些青年,他们在很多得到的同时,失去的时候,完全不可以接受。

答:其实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应该没有过全力以赴。全力以赴以后,你可能会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然后同时结果是你没有办法改变的时候,你觉得真的是没有什么遗憾。

问:奥运冠军在退役之后,一个国家或者后奥运时代,这个国家还需求你吗?人民还需求你吗?我觉得今天我找到了一个答案,不是金牌,金牌只是一场比赛的一个成绩的技术,后续他做的其他的事情才是真正的自由。

答:这也是我为什么后来想做体育老师。想做体育教育,不管是从技术层面的,然后包括教学层面的,甚至是精神方面的,它其实更应该提升到跟教育相关,因为我觉得只有教育能够让更多人去理解体育,我觉得是最宝贵的经验,从教育层面的精神层面,我觉得每个人应该更好的去理解体育,不单单是金牌,不单单是某一个技术。

问:真的希望有一天,我们退役的这些奥运冠军,包括可能成绩没这么理想的职业运动员,能在退役之后有一次再去登上领奖台的机会,他一样可以拿到奖牌,他的奖牌是推广体育精神。我认为这是更大的价值。

我们就谈一谈冰基金,冰基金的初衷到今天,你觉得是按照你的想象一直在推进?

答:其实退役之后也做了很多公益的事情,那个时候可能更多的是参与公益事业,然后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发声、关注某些人,但实际上退役之后,自己特别想去专属做自己的一件事,就成立了陈一冰体育教育专项基金,还是想把体育带给更多人。成立时间不长,因为是2020年12月份成立的,整个的发展方向其实是还算挺快,按照我的思想,其实不管是去了其他城市,做了公益教室,还是做了全民的大型的运动的活动,其实都是把我对于体育的理解完完全全的按照公益的方式去回馈给社会。

问:现在的青少年关于体育教育这一块,除了以前我们的足球和篮球,我认为这可能是大众点的。但是回到一个想要更多不同性格的孩子融入到体育运动,它的运动的范围和项目的范围相对来说非常的窄,这是有可能解决的吗?

答:其实体育课应该是要比较系统和科学的这种学科,它应该在比如几岁之前到几岁,他是跑跳投的专项的这种基础的能力,就是每个人都应该练。体操,它可能有柔韧性、协调性,然后这些的训练、翻滚,然后田径可能跑跳投最基础的这种能力,这本身是要一个经过。但其实孩子再大了,它是应该有专项的,应该在校园里开设各种的除了足篮排以外,还有其他的比如说跆拳道等等,更多的自己喜欢的运动项目1到2项或者是更多项。其实这是一个比较科学,我认为是更符合的,但是实际上小学可能考跑跳投,到了中学还是跑跳投,到了大学甚至还是跑跳投的这种基础的。可以看到数学语文还不是,它是一个非常严谨的,经过那么多年的老师的经验,教学经验越来越严谨,而且它学的方法很多。体育课一成不变作为学生来说,他也会丧失对于体育的爱好。如果国家能够给予体育课更多的时间,然后在体育老师的未来的配置上能够更多样丰富多彩,是不是有些运动员他本身就是一个项目的非常出色的一个老师,他可以完全辐射这个项目的特色的这么的一个训练,其实慢慢它可以让校园的体育更丰富。

问:直到我年近40岁的时候,我才知道体操这个项目还真不是看一看,因为我知道这么多年我身边有很多人之前爱运动的,都是一身的病,不是骨骼有问题,后来发现你要拉伸你的韧带,就像你一个汽车一样,你光给他加汽油不加机油,慢慢就出现问题,你平时去练一练体操,如果你有这种所谓叫拉伸、和对于韧带保护的一个思维或者一个习惯的话,你的整个的运动寿命和周期真的会长很多。

答:你的柔韧和力量它应该是同时的发展,你的身体才能够更健康,如果只练也没有伸展,也没有科学的热身,其实更多健康是在于整个的一个平衡,既有该有力量有力量有爆发力,同时该有正常的生理曲度,它应该是能够完成的,生理曲度它有的时候它是需要柔韧的,需要这些灵活性的。

问:我这两天在研究一冰的型动汇APP,我觉得未来有没有可能在里面推广一些青幼年,给他们一些所谓的关于体操方面的指导,只是对于骨骼的健康拉伸各方面来说,我觉得可不可以做这么一个推广?

答:一定会推广的。现在我在跟一个科技公司在做一个AI的分析,就是把我所有的动作做成一个标准的动作。然后只要学生家长去给学生录,然后就可以上传,然后就会告诉学生他的正确度。

问:因为我最近发现凡是那些比如说家长给报了一些舞蹈的、芭蕾的,孩子的体姿都会明显的比其他运动员要好一点,里面核心是涉及到一种叫体操里面的拉伸,它是对骨骼的一种养护,我认为对中国的青少年来说太重要了。

答:非常重要,基础的训练是所有的孩子都是特别特别重要的。

问:我们想象一下,未来十年之后的陈一冰,你想想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什么样的人?

答:我觉得还是保持现在一个状态,然后积极乐观,独立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可能还是我这几个事情,但是都能还是在努力、在路上,然后持续做下去,我觉得是非常关键的事情,而且我自己也是希望十年一日的把自己现在的这些这些事情持续做下去,这是最主要的。


我们也希望陈一冰作为中国的金牌运动员,这块金牌的含金量持续的在后面的温度,慢慢的给不同的年龄群体带来体育温度。


版权声明:

凡本网站注明“来源:中国网娱乐”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

转载时注明“来源及作者”。